第二天姜遥本来想去学校的, 但没去成。

一是韩乔泓说要给配个卫兵专门保护她,人还没到。

二是韩乔泓不当人,她确实需要休息。

回校的那天, 看着排成一列、一列六人的护卫队,姜遥张了张嘴巴, 还是说出来了:“不用这么夸张吧?”

这是她一再拒绝的结果。

但有一点让她有点失望,她以为的卫兵是帅气小哥哥,结果竟然全是女生!

当着众人的面,韩乔泓把姜遥亲了又亲:“这里离学校有不少路,她们只送你去学校, 马上就回来。”

“跟着你的就她一个。”韩乔泓指了指最前头的那个女卫兵说。

这卫兵立刻行了个礼:“姜小姐。”

“姜同学”一下子变成“姜小姐”,姜遥有点不习惯, 说:“我叫姜遥,你喊我全名就行。”

卫兵:“好的,姜小姐。”

姜遥:“……”

敷衍大法是被这个卫兵给玩明白了。

韩乔泓在一旁说:“韩英儿,她还是学生,你喊‘姜遥’就行。”

“好的, ”那卫兵得了韩乔泓的指令, 立刻就改口了, 板板正正喊了一声“姜遥。”

姜遥的不自在被韩乔泓看在眼里,他却只是笑了笑, 帮她拉上口罩, 还在她头顶压了顶帽子。

如果可以, 他恨不能时刻都守和遥待在一起,所以,必须得找个理由回学校了。

原本他只说要两天假去参加个新生宴会,还被几个年纪比他大的笑话了, 可他还是去了,抱着去见一次姜遥好打破自己的幻想的心理去的,从未想过会有如此收获。

到现在,他还时不时怀疑自己在做梦。

就算埋在她身体里,他也时刻害怕会失去,必须要一遍一遍地确认。

因为太虚幻了。

她美得虚幻,拥有她更加虚幻。

一想到她要回校,韩乔泓就觉得将她放进了狼群里。

他作为局外人围观过薛不周,更有慕城的经验在前,还有,那天卫泽斯只是看了一眼,她就湿成那样……他不得不防。

……

姜遥到教室的时候,马上就要上课了,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班上了。

当她进来时,同学们一个推一个地看过来。

她以为是卫兵跟进来的原因,便对韩英儿说:“我上课你就不用跟着我了吧?”

韩英儿:“韩队让我寸步不离。”

姜遥只好算了。

这位只听韩乔泓的,每一个字都当王令执行,她说的话就一个字都不听,就跟水泼在塑料板上一样被挡在耳朵外。

扫过全班,姜遥仍旧一眼看到卫泽斯,因为他有一头闪耀又漂亮的金发。

卫泽斯也看到了她。

他的目光沉沉,看着她身后的那个卫兵。

当和她四目相对时,卫泽斯笑着朝她招手,像是叫她过去坐。

他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所以才能笑得依旧温和自然。

姜遥心中闪过疑虑:那他前天怎么会和慕城他们一起去韩家呢?但又一想,砸破门的是慕城,开跑车狂追的是薛不周,她自动替卫泽斯想好了理由,一定是发现她在宴会现场不见了所以担心她,才会去问的。

一看到他笑,姜遥更确信了卫泽斯的温柔,脚尖跟着便一转,下意识地要往卫泽斯身边去。

韩英儿拦住了她:“你要去哪?”

姜遥理所当然:“我同学在招呼我啊!”

韩英儿一进来,就知道这个金发蓝眼的不同寻常,那目光和别人就不一样。别人都看姜遥,看她只是好奇;而他看她,是审视。

韩英儿:“韩队会吃醋的。”

姜遥:“……”

她看看站面前比她高一大截的卫兵,再看看不远处的卫泽斯,觉得韩英儿说得有点道理:卫泽斯确实是会让人吃醋的类型。

她和韩乔泓是由不正当关系发展到现在的,很不稳定,确实得注意点,免得他吃醋。他吃醋起来就更不是人了。

与此同时,上课铃声“叮铃铃”响起来了。

姜遥不再耽误时间,赶紧跟卫泽斯摆了摆手,意思是她坐后面,就不去他旁边坐了。

卫泽斯的目光明显黯淡下来,显得那蓝色的眼眸更加深邃了,但他没再坚持,只微微颔首,点了点头。

两人并排坐下。

韩英儿很快就发现班上同学的视线都若有若无地往姜遥的方向瞟,这些目光让她不舒服,姜遥这种级别的女生,是这群人也能随便看的?怪不得韩队会把她千里迢迢地召回来,连送人都只派女卫兵。

她对着几个盯得久的学生亮起了腰间的枪袋,那些目光这才收敛了一些。

姜遥坐在后排,一抬头就看到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