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下得很大, 天地间蒙上一层雾气,湿意逐渐侵蚀衣摆。裴烁站在木质走廊上注视外面的景色,他神情平静, 嘴角微微上扬,深棕色的眼中似乎也蒙上阴影, 看不真切。

“老师,今天雨下得好大,要不明天再上山吧?”药童焦灼的看向一意孤行的裴烁,却不得不尽责的为对方戴上斗笠、穿上蓑衣,担忧的系好绑带, “我陪老师一起去吧,您一个人太危险了。”

“听话。”男人神情温和, 温热的手摸了摸药童的脑袋,“照顾好屋内的人。”

药童心中不满,如果不是昨夜突然出现了那个浑身鲜血的男人,老师也不会天刚亮时就要冒着大雨去山上采药。

要他说,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 背上的伤口很深, 几乎见骨, 带着腐烂的气息不断侵蚀完好的皮肉,肯定又是和某个妖怪做了交易。

“不要胡思乱想。”裴烁无奈的点了点药童的额头, 温声道, “他是病人。”

药童捂着脑袋, 对那个昏迷的男人更加不满,他才不会照顾可恶的家伙!但面对裴烁那双明亮的眼睛,药童努努嘴,不甘愿道:“我会照顾好他的, 老师……您要早点回来啊。”

“午饭前我会回来的,悠斗。”

裴烁踩着木屐踏进水坑,水渍将衣摆浸湿,但男人却毫不在意,背着药篓就向山上走去。

悠斗站在走廊上咬紧下嘴唇看着裴烁的背影,接着转身拉开门阴沉的看向躺在被褥中昏迷的男人。

男人似乎很难受的模样眉头紧皱,脸上出了一层细密滚烫的汗水,男人身上的伤口被简单的包扎。

裴烁一看就知道那是大妖怪的手笔,而这种毒只有长在神山上的一株草药可以缓解。

昨晚男人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的凭借最后一口力气拉开裴烁的门,将年轻的药师吓了一跳。

外面还在下雨,漆黑的夜晚没有一点光芒,就像野兽正张开狰狞的大嘴,而无人所知。

男人倒在房间里,渗出的鲜血染红了下方的榻榻米,裴烁忍不住皱眉,他厌恶这样的麻烦。看着对方身后那把开锋的武士刀,上面沾染了不少妖怪的血腥。

早在几年前他就听说过附近村落出现了流浪剑客的身影,那位剑客以除妖为己任,完全不顾阴阳师大家族的脸面,凭借一把刀斩杀了上百只妖怪。

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也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,但所有人都称他为“除妖浪客”。

看来这位不请自来先生就是那位浪客,裴烁垂眼看着男人眉梢处的伤疤,露出一抹笑容。

「宿主,你不想救他吗?」系统战战兢兢的开口道,不知为什么明明换了个世界,他依旧绑定上了裴烁,不过好在这个裴烁似乎没有上一世的记忆,也并不认识自己。

年轻的药师很自然的接受了脑袋里的声音,他笑了笑:「有什么好处吗?」

系统一哽,就连说话的方式都如出一辙,他正想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,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裴烁的门前,是在一年前青年收留的孩子,名为悠斗。

悠斗揉着眼睛,他在隔壁听到声音后被惊醒了,甚至连木屐都没穿便急匆匆来到裴烁的房间。

“老师,他是……?”悠斗似乎觉得害怕,小心挪到了裴烁身后,捏紧了青年的衣袖。暗地里却贪婪的闻着对方的气息。

然后系统就看见裴烁变了脸色,他神情放松下来,有些无奈的安抚着悠斗,开口道:“他是过来寻求帮助的武士,悠斗,麻烦帮忙脱掉他的衣服吧。”

悠斗露出厌恶的表情,但依旧和裴烁一起将男人搬了进去,他跪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裴烁温柔的为男人擦拭身上的血迹,用手指蘸取药膏涂抹在伤口周围,接着拿纱布缠绕。

做完这一切,天已经蒙蒙亮,青年舒了口气,擦擦额角的汗水,接着看向悠斗:“我要上山去。”

「你是因为悠斗才决定救他的吗?」系统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裴烁态度冷淡:「我不可能让一个孩子看见尸体吧。」

木屐陷入潮湿的泥土中,雨落在身上顺着斗笠向下形成水柱,裴烁每一步都走的无比艰难,但他并没有表露任何负面情绪,只是温和又平静的上山,一步一步。直到又去了那个熟悉的地方。

“是你!你又过来采药吗?”一个男人兴奋的从一旁跑出来,那些雨水穿透了他的身体,就像幽灵一样带着透明,但身体上却散发微弱莹莹的绿光,他站在裴烁面前看着青年又一次无视,穿过自己的身体。

男人眨眨眼,一步不停的跟在裴烁身边说:“我知道你能看见我,你是唯一能看见我的人类。和我说说话吧善良的药师先生。”

裴烁充耳不闻,每次走到这里总会遇见这个地缚灵。

他似乎被这座山诅咒了,没办法离开,只能一年又一年孤独又寂寞的待在那块土地上,看着草木生长、动物奔跑,偶尔他会遇见生活在山野里的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