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十二点多了,沈初安感觉自己就像打了一架一样,浑身都疼。

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,沈初安的脸色变了又变。

最后眼眶变得红润,他脏了!

他在原来的世界恋爱都没谈过,还是个小处男,没想到到了这里,才激活了系统第三天他就被吃抹干净了!

太可恶了!

陆越寒太坏了!

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!

不对,他也是男人,除了他以外,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!太可恶了!

沈初安深吸一口气,掀开被子刚要起身,谁知两腿发软,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,扑通一下直接跌倒在地。

太疼了。

沈初安委屈哭了。

可能是听到了屋内的动静,房门被打开,穿着黑色西装的陆越寒直直向他走来。

别说,真是人靠衣裳,便宜老公穿成这样,还真不像个小包工头了。

两人目光对上的瞬间,沈初安冷哼一声,别开目光,不再看他。

男人俯身而下,直接把他抱起来进了洗手间,“我抱着你洗漱,洗完吃饭。”

沈初安眼眶红红,嘴巴撅的老高,“不要,我自己可以。”

“你现在也动不了,还是我抱着你吧。”

一说这个沈初安就怒了,直接一口咬在陆越寒的耳朵上,“我这样是谁害的,还不是都怪你!”

那只耳朵变得湿哒哒的,现在还多了一个牙印,就算是这样,沈初安的气还是没消。

陆越寒也不恼,抱着他洗漱完,又给椅子上放了个软垫,才让沈初安坐下。

“你现在这样更不能在家了,我不放心,我是今晚八点的飞机,你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“不去。”

男人皱了皱眉,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,“不行,我不放心你。”

“我肯定不乱跑,”这时候沈初安只得撒娇,连腿上的疼也顾不得了,跑到男人跟前抱着他的胳膊,“求你了,老公。”

男人依旧不为所动。

沈初安一狠心,直接亲了他一口,“求你了,我肯定乖乖在家不乱跑。”

陆越寒看着他,沉默了许久才道:“那好,你呆在家里可以,不过要随时汇报你的行踪,别让我担心。”

沈初安松了口气,“知道了!”

陆越寒答应了,沈初安开心,甚至主动帮陆越寒收拾了行李。

六点半左右,司机准时来接他。

沈初安满脸不舍,“老公,一路走好,我会想你的。”

虽然话是这么说,可沈初安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悲伤失落的神色,看起来甚至有点……兴奋。

看着少年窃喜的模样,陆越寒眸色暗了暗,小骗子。

他嗯了一声,“对了,还有那个叫萧辰逸的,以后就别来往了。”

“嗯嗯。”沈初安连忙点头。

其实陆越寒说了什么他都没怎么注意听,现在他只想赶紧把他的便宜老公送走,不然他一点自由也没有了。

陆越寒走了,沈初安这才彻底放下心来,回到家以后,洗了个澡就准备睡觉。

可能是太兴奋了有点睡不着,沈初安打了两把游戏,谁知游戏里又遇到了上次骂他的那个男生,非要追着给他道歉,让他原谅他。

那都已经是几天前的事了,念在他认错态度良好,沈初安原谅他了,那人带着他打了几把游戏,还说要帮他上分。

可沈初安已经有了一个上分工具人了,那就是萧辰逸,沈初安很专一的,都已经有萧辰逸这个上分工具人了,自然不能再让别人当他的工具人。

可男人并没有放弃,死缠烂打加了他的微信。

那人的微信名只有一个珩字,头像是一片漆黑的星空,和游戏里给人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。

在沈初安眼里,网友就算是陌生人,而且对面也不知道他是谁。

沈初安抿了抿嘴,犹豫了一下就开始打字。

【沈初安】:你知道前两天新闻上那个行李箱抛尸案吗?

【珩】:知道啊,怎么了?

【沈初安】:你觉得凶手是谁?

【珩】:我觉得凶手是……

【沈初安】:是谁?

【珩】:反正不是我。

【沈初安】:[发怒.jpg]

问了半天也没有一点有用的信息,沈初安累了,直接关了手机,还不如自己去碰碰运气呢。

沈初安这么想着,睡着了。

【珩】:别急啊,虽然我不知道凶手是谁,但我其实还是有点线索的,其实我知道这个死者是谁,他叫陈天明,在华陵砖厂打工,平时也基本都住在那里,和那里的人都很熟。

【珩】:所以那里的人肯定知道很多他的